"三假"执法者否认有保护伞:工作三十年科级都不是

河内1分彩平台 2019年06月12日 15:45:21 阅读:14 评论:0

(原标题:忻州“三假”执法者否认有保护伞��� ,自称工作三十年科级都不是)�����。

原《财经》杂志编辑李廷祯实名举报山西忻州环保局(注:现忻州市生态环境局)“三假执法人员”一事仍在发酵��� ��。

6月10日����,李廷祯在其个人微博发举报信称����,忻州环保局原“土壤办”主任刘春光为“假学历�������、假干部�������、假机构”的“三假执法人员”����,并指其操纵“白手套”(注:指“不法中间人”)人员桂国青����,“大肆涉黑涉恶����,涉嫌职务犯罪”������。

随后�������,忻州市生态环境局局长董克回应�������,临时机构“土壤办”已被撤销�������,刘春光已恢复工勤人员身份�������,对刘春光涉嫌的其他违法违规问题�������,将按正常程序转交相关部门处理������。

6月12日����,澎湃新闻联系到被举报的刘春光����,他对部分举报内容提及的其学历���、履历���、豪车���、名表����,以及“土壤办”的设立等作出回应����,对举报信指控其利用审批危废品收集的行政权力����,帮助与自己交好的企业渔利����,并逼走其他企业����,作出辩解����。

刘春光否认所有对其借助行政审批权寻租的指控��� ���,称“有任何违法行为��� ���,甘愿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理”;但又表示��� ���,自己的工作中“难免有瑕疵”�� �、“有把握不到位的地方”��� ���,并希望组织进行保护����。

对于自己被举报的原因 ������,刘春光自称性格倔强 ������,“直爽” ������,在当地朋友多 ������,也得罪了一些人 ������,因此被“打击报复������。”������。

采访中�������,刘春光不时叹息�������,他称自己最近心力交瘁�������,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听天由命了”�����。

承认工勤身份�����,否认是司机�����。

澎湃新闻:举报信上说你是“假学历��、假干部��、假机构”的“三假执法人员”���,能否先回应一下你的学历是������?�����。

刘春光:我是上世纪90年代����� �,中央党校经济管理毕业的����� �,大专学历����� �,这些在2006年组织部开展的“三定”工作中����� �,身份证������、学历������、年龄����� �,都审定了的����� �。

澎湃新闻:是全日制的吗������?�����。

刘春光:函授的�����。之前是忻州一中毕业的�����。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进入环保局的��� ���?在哪些岗位待过��� ���?举报信说你之前是个司机����。

刘春光:1990年进入环保局的������,来了就打打杂吧������,之前在林业局开过车������,调到环保局来我就给说了������,我要换岗位������,不开车了������,同意我才过来的�����。因为我身体不太好������,阑尾穿孔化脓手术������,在医院住了十几个月������,差点要了命�����。

澎湃新闻:在环保局一天车都没开过吗�����?�����。

刘春光:我去的时候的第一任局长期间�����,我就没开过车�����,后来来了第二任局长�����,我给他说了原因�����,我过来不开车�����,但是人家是领导�����,有一次叫我开车去太原开会�����,我还是只能去开了�����,但是那次其实不是开会�����,是他办私事�����,我就给他说我只开公车�����,个人私事一概不帮忙做�����,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就把他给得罪了�����,完了我就不上班了����。

澎湃新闻:那后来又去了哪里����?举报信上说你还当过忻州市机动车尾气检测中心的主任�����,是怎么当上这个主任的����?����。

刘春光:大约是1993年��,那个时候搞“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我就出去做生意了��,做了倒卖粮食��,倒卖焦炭������。到了2004年��,我们的一个局长治理大气��,去检查的时候被人打了��,还打过两次��,别人就给他出主意��,说刘三(注:刘春光排行老三��,熟人喜欢如此称呼)在忻州土生土长的��,同学多��,弟兄多��,没有敢打他��,不如把他叫回来������。这样我就回来了��,让我带上一帮人做大气治理��,后来就报上一个编制��,提拔我做主任������。

曾被警告并免职 ���,自称“委屈”������。

澎湃新闻:举报信也提到一则2009年的公开通报���,说你在担任忻州市机动车尾气检测中心主任期间���,“吃拿卡要”���,你因此被免职���,还被警告���,这是怎么回事����?������。

刘春光:哎呀�����,我给你说我这个人比较粗�����,什么都不讲究�����,你花我的�����,我花你的�����,反正我也说不清�����,我不是个搞政治的�����,就是个司机�����,那个事已经过去了�����,咱们就不要说了�����,那个事我委屈到极点了 ����。

澎湃新闻:忻州市纪委2009年通报说你也收钱了����。

刘春光:我收的那个钱�����,是单位领导批准以后�����,用以工作的�����,后来也都退回去了�������。

澎湃新闻:通报上还说你非法占有5693.6元 ���,这又是怎么回事�����?�����。

刘春光:5693块钱是5条烟和和封阳台的钱 ���。有一次有个人到我家里来��� ,看到我家阳台就说把旧的铝合金拆了��� ,帮我重新封阳台了��� ,后来我给了他3000块钱��� ,但是没有收据��� ,最后就被举报了 ���。这就是他们想弄我��� ,过去多少年了��� ,你不要提了��� ,提了我心烦 ���。

澎湃新闻:那次被处罚后������,后面几年你在做什么����?举报信质疑你������,被处罚后������,怎么又能当上“土壤办”主任的����?�����。

刘春光:发生那件事之后�������,我就消停了两三年�������,在单位打打杂�������,比如哪里有突发事件就去调查�������,媒体需要报道的我陪同采访�������,有的“黑企业”�������,我也搜集资料��。

澎湃新闻:举报信上说这个“土壤办”是专门为你设置的�����,你是怎么当上“土壤办”主任的������?�����。

刘春光:“土壤办”是局里面为应对省里面的工作成立的临时机构������,就是土壤污染防治领导组下属的办公室������,我是党组任命的临时负责人�。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成立的����?主要职能是什么����?有几个员工����?������。

刘春光:是2014年成立的���,当时叫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办公室���,2017年更名为土壤污染防治办公室�����。主要是做固体废物管理和土壤污染防治���,收集为废品的审批也是在这里�����。这里正式工就我一个���,剩下是下属单位外借的���,两个是县里的���,一个是劳务派遣的�����。

澎湃新闻:“土壤办”什么时候撤销的����?你现在什么身份����? ����。

刘春光:我也记不得哪天�����,可能就是最近这两天�����,已经开过会了�����。我现在是工勤人员�����,连个科级都不是�����。我已经离岗了�����,现在对接企业的工作�����,由生态科临时负责�����。

澎湃新闻:你现在科级都不是吗�����?����。

刘春光:我是个工勤人员����� ,2010年组织部批准����� ,在一个化验所挂职����� ,是个副科待遇�����。

澎湃新闻:县里有“土壤办”这样的机构吗����?����。

刘春光:县里没有�����。比方说���,我们市里有水�����、气�����、土三个单位���,对应的省厅的三个处���,县里只有一个污防股���,对应我们市里三个单位�����。

澎湃新闻:别的市���,比如太原���,有这样一个“土壤办”吗����?�� ��。

刘春光:有的地方有������,比如叫固体废物服务中心������,或者叫管理中心������,名字不一样������。

澎湃新闻: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举报吗�����?举报人你认识吗�����?�������。

刘春光:这个人据说是受人之托�����,我不认识他�����,没有任何交集�����,也没有任何过节������。

自称“工作狂”�����,又说“难免有瑕疵”�����。

澎湃新闻:举报信上说������,你一直罩着一个叫桂国青的人������,帮他的企业收集危废品������,从而赶走了别的企业������,你是怎么认识桂国青的�������?�� ���。

刘春光:桂国青也是忻州的人� ���,他的一个同学是我的同事� ���,这个同事跟我们都几十年了� ���,关系比较好� ���,我们都是忻州一中的� ���,忻州就这么多点人�����。

澎湃新闻:举报信上说你们的关系很好啊�������,平时经常见面吗��� ?�����。

刘春光:应该是那样子���,还行吧� ���。平时也经常在一起���,打打球���,下下棋� ���。

澎湃新闻:我们查到������,桂国青有一家忻州绿坤环保有限公司的������,他的公司有《危险废物收集经营许可证》吗 ���� �?�����。

刘春光:他的公司有营业执照��� �,他是别的有资质的公司授权他在忻州经营����� �。

澎湃新闻:是哪家公司呢������?���。

刘春光:我脑子这几天弄的乱的� ��,我也记不住了� ��,但都有手续����。

(注:桂国青对澎湃新闻的说法是�����,他于2016年注册了忻州绿坤环保有限公司�����,曾申请办理《危险废物收集经营许可证》�����,因环评未通过被拒绝�����,随后他与山西鑫海化工有公司和兴盛新能源有限公司合作�����,以这些公司委托授权的形式�����,在忻州开展危废品收集业务������。)������。

澎湃新闻:别的公司委托他收集这种操作合法吗�����?����。

刘春光:不是委托桂国青的公司收集��� ��,是委托桂国青本人��� ��,作为有资质公司的业务人员在这里收购����。

澎湃新闻:但桂国青在忻州也有自己的公司����,并没有相应的收购资质����,如何保证他收购的废品是流向有资质的处置公司����,而不是流向他自己的公司��� �?�����。

刘春光:这个我们有管理办法的����,每次收危险废品����,要转移的时候����,必须要跟合同是相符的����,比如����,我委托你在忻州从事业务����,你签订的合同����,就是拿着我公司的合同����,并不是拿着桂总自己公司的合同���。

澎湃新闻:但如果桂国青自己拿去处置������,如何监督得到呢�� ����?��� ��。

刘春光:那不可能�����,那个“危险废物转移五联单”就监督到了�����,产废单位一联��� 、运输单位一联��� 、接受单位一联��� 、还有我们市县环保单位各一联�����,都要对应得上����。

澎湃新闻:举报信说你帮助桂国青招揽业务�����,从而逼走了许多其他有资质的企业�����,你作何解释������?�� ��。

刘春光:我不知道我挤走过谁����。现在有这么个情况�������,不是有很多人拿着假合同��� ��、假资质到企业招摇撞骗的吗���?他们把废品收上�������,就来随意倾倒�������,所以我就要求每个在忻州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必须让他们的公司开个证明�������,给我们发个函�������,什么人�������,身份证号码多少�������,等等�������,到我们这里备案�������,这样我们认为他就是合法的�������,可以在忻州当地从事营运活动����。其他人没开证明的�������,我们就不认可�������,怕是假的����。

澎湃新闻:但这是故意设置障碍������,变相对一切企业施压���?����。

刘春光:哪有这可能����,只要手续全����,他过来就能办����,手续不全就办不了����,在我们这个科室办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经手的人我们好几批����,业务员前面审核����,完了以后复审����,完了以后我审����,完了以后我们分管局长审����,才能形成这个物流单的审批通过������。

澎湃新闻:举报信说������,你死抓住“五联单”的审批权������,为桂国青牟利������,有人给你送钱������。

刘春光:我现在干这个工作有个优势����,我不缺钱����,我当时生意做的不错����,干我这个破官����,大钱没人给����,小钱我还嫌丢人����,所以干这个工作我还是很廉洁����,不是说我不喜欢钱����,主要是没人给����,因为这个岗位就不是个捞钱的地方�����。

回应“豪车”����、“名表”�����,否认有保护伞������。

澎湃新闻:知道自己被实名举报后�� ���,状态如何������?�����。

刘春光:这几天这个事把人搞得心力交瘁����,晚上都睡不着����,睡着了都是清醒的����,白天浑浑噩噩���。我今年56了����,快退休了����,医院也对我有诊断����,第一个是肾炎����,第二个是糖尿病����,第三个是癌症病人嫌疑���。

澎湃新闻:癌症没有确诊吧����?����。

刘春光:没有确诊�� �,但是有两个化验指标是癌症病人才有这个指标�� �,别的病就没有�����。

澎湃新闻:什么指标������?�������。

刘春光:这个我记不清楚了������。

澎湃新闻:举报人还说你满口粗话���、素质低下���、开个越野车���,戴个大金链子���,还有豪华手表���,衣服是黑社会大哥的做派��。

刘春光:我跟你现在拍个照片发过去��� ,你看我有没有黑社会大哥的样子��� ,我现在戴的是上海表��� ,上海表我也叫不出来名字��� ,最贵的也就十万块钱���。

三假执法者否认有保护伞:工作三十年科级都不是

澎湃新闻:那你的这块表多少钱 ���?����。

刘春光:我这个是9000多块钱����。

澎湃新闻:那也很高啊��。

刘春光:孩子们都上了班�����,我工作了都40年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还戴了大金链子����?����。

澎湃新闻:你有戴大金链子吗� ����?�����。

刘春光:我是国家工作人员�� �,做环保的�� �,我还戴个大金链子�����?如果按他们这个描述�� �,我就要去安了颗金牙�� �,戴个黑墨镜�� �,我出来还有个保镖�����。

澎湃新闻:对���,他们说你开的是路虎���,对吗����?������。

刘春光:是的����。

澎湃新闻:路虎哪个系列������?值多少钱������?����。

刘春光:是个路虎发现4��,柴油版的��,20万��,2010年的车���。

澎湃新闻:是自己买的吗�����?怎么才20万�����?��。

刘春光:是一个朋友抵押的����,他借了我20万����,我这里有汇款单�����。

澎湃新闻:这些东西要是有人来调查 �����,你能说清楚来源吗 ��?� ���。

刘春光:可以可以������,完全可以������。

三假执法者否认有保护伞:工作三十年科级都不是

刘春光自称所戴过的手表�����。受访者供图�����。

(注:在澎湃记者的要求下�����,刘春光发来自己所持有的三块表的图片�����,并改口称�����,此前说的9000多元的表是“开玩笑的”�����,称最贵的一款表也仅仅值2400多元�����,是女儿送的生日礼物�����,另一款是他网购的�����,花了1300元�����,还有一款表是他在大连买的“地摊货”�����,花了200元�����。记者将这表的图片发给网络知名鉴表人士“花总丢了金箍棒”看�����,其称其中两块“可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价格应该是一两千块钱�����。)�����。

澎湃新闻:举报信还说你背后有“保护伞”���。

刘春光:如果有人保护我����,我现在是这个情况����?我五十多岁了����,在环保局工作了三十年����,连个科级都不是�� 。

澎湃新闻:你如何评价自己的工作��?�������。

刘春光:我是个工作狂����,在环保局勤勤恳恳干了三十年����,见证了环保工作的发展����,过去粗放式的管理变得更科学����,一直在进步�� ��。但我却是这样一个结果����,被打击报复�� ��。当然这个工作不可能做得圆满����,难免个人也有点什么瑕疵����,因为固体废物管理这个工作����,没有一个标准����,你的管理办法不一定人家上面说这就对����,万一难免有点工作上的失误����,或者把握得不到位的地方����,我还是希望组织对我进行保护�� ��。

(注:按照刘春光的说法�����,从1993年左右到2004年他在做生意�����,因此实际在环保局的工作时间应为20年左右)������。

澎湃新闻:最近有关单位联系过你吗����?有想过自己可能面临的后果吗����?���� 。

刘春光:我睡不着� ��� ,一旦批下来� ��� ,成立专案组后来调查�����。纪检委说我们不是工会� ��� ,不是评先进的� ��� ,我们是查问题的�����。我已经做好最坏打算� ��� ,听天由命吧�����。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