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或将是一块多米诺骨牌

河内1分彩登录 2019年09月17日 23:56:50 阅读:15 评论:0

(原标题:南太最大岛国与台湾意料中的“断交”:或将是一块多米诺骨牌)���。

9月16日�� ��,所罗门群岛议会以27:0的票数作出承认“一个中国”原则�� ��,同台湾当局断绝所谓“外交关系”�� ��,并同中国建交的决定����。

这是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自2016年上台以来������,遭遇到的与台湾断绝所谓“外交关系”的第六个国家������ 。此前������,已有布基纳法索������、多米尼加共和国������、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马和萨尔瓦多等国宣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7日表示������,中方对所罗门群岛政府做出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同台湾当局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并同中国建交的决定表示高度赞赏���。我们支持所罗门群岛作为主权独立国家自主作出的这一重要决定���。

华春莹还进一步表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基本事实�����,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中国已经同世界上的178个国家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所罗门群岛议会的决定�����,再次充分地证明�����,“一个中国”原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势不可挡������。

“整体来说����,这是我国在南太地区外交的又一次胜利����,而且在该地区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北京外国语学院澳大利亚中心副主任胡丹向澎湃新闻表示���。“同时����,作为一个产业类型单一����、自然灾害频发����、经济比较脆弱的岛国����,该国在政治上存在的党派及其人员流动变数大����,政党忠诚度低����,政府更替频繁的问题也值得我们注意���。”���。

台官员刚抵达就要“撤离”�����。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所罗门群岛政府16日内阁会议决定����,与台湾结束36年的所谓“邦交关系”����。

这一消息传出后�������,台湾地区“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随后宣布�������,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台当局对所罗门群岛方面的决定“感到遗憾”�������,自即日起终止与所罗门群岛的所谓“双边合作关系”�������,要求所罗门群岛“驻台”人员立即撤离���。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当天在社交媒体上也表示�������,将于17日关闭台湾驻所罗门群岛代表机构�������,并召回驻扎在那里的所有技术和医务人员���。

尴尬的是�����,据“中央社”稍早消息�����,一批台湾“外事部门”官员16日刚刚抵达所罗门群岛�����,原计划代表台当局宣布对所罗门群岛的“新援助计划”�����,以“巩固台所关系”����。

这是自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2016年5月就职三年多以来�����,第六个宣布与台湾当局“断交”的国家�����,目前在与台湾当局尚有所谓“外交关系”的16个国家中�����,南太国家占到了三分之一����。

“(此前)与台湾地区尚有 ‘建交关系’的南太平洋国家中��,所罗门群岛是最大的一个��,因此所罗门群岛与台湾地区‘断交’无疑将对该地区其他国家产生直接的冲击�������。此举很有可能激发其他国家也转向(抛弃台湾当局)�������。”胡丹指出�������。

所罗门群岛位于澳大利亚东北方�����,巴布亚新几内亚东方�����,全国由超过990个岛屿组成�����,陆地总面积共有28450平方公里�����,总人口64万�����。按照联合国标准�����,是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该国2017年的人类发展指数为0.546�����。

尽管所罗门群岛森林����、渔业资源丰富�� �,但火山����、地震和龙卷风等自然灾害亦非常频繁�� �,森林和渔业也存在过度利用的问题������。2000年前后发生的政局动荡几乎摧毁了该国经济������。目前�� �,该国主要出口产品是棕榈油等植物作物的提取物�� �,主要进口商品为机械����、燃料����、制成品和粮食������。中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是该国最主要的进出口贸易伙伴国������。

“断交”早有迹象���。

所罗门群岛的“松动”其实早有迹象����。

今年4月�����,所罗门群岛举行大选����。与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之间的关系�����,再度成为此次选举的焦点之一����。

大选结果出炉后�����,现任总理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连任���。新政府上台后推出“百日优先新政”�����,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即是对外交政策的全面分析���。

5月17日����,所罗门当地媒体《所罗门时报》的一篇报道在岛内引起热议���。当日的头版头条上以黑色粗体字写着“总理注意”����,报道称����,所罗门两位来自最大省份的国会议员要求总理索加瓦雷在六个月内与台湾地区“断交”����,否则他们将会向总理投下不信任投票���。

6月5日���� �,《所罗门时报》报道称���� �,所罗门群岛外交部长耶利米 ·马涅勒(Jeremiah Manele)指出���� �,将在接下来的100天内决定是否将与台湾当局“断交”�����。澳大利亚媒体《澳大利亚人》报道也援引前澳驻所罗门群岛援助团负责人贝特利 (James Batley)的话称���� �,所罗门群岛与中国建交的可能性是新的所国政府必须面对处理的�����。他还说���� �,“所罗门群岛在这个地区地位举足轻重”���� �,若与中国建交���� �,“意义十分重大”�����。

在上述新施政纲领的指引下���,所罗门群岛的官员们开始忙碌起来���。据路透社的报道���,新政府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来评估与台湾地区的关系���。该工作组访问了瓦努阿图����、斐济����、萨摩亚等多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听取各方意见���。

从上个月起���,所罗门群岛打算与台当局“断交”的消息更加频繁����。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所罗门群岛的议员彼得·沙内尔·阿戈瓦卡(Peter Shanel Agovaka)向议会的一个委员会通报了与台湾地区“断交”的计划����。根据路透社公开的一份会议记录���,阿戈瓦卡说���,“该是结交新朋友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向前看”����。

《澳大利亚人报》9月11日也发表了题为《太平洋岛国将与台湾(地区)“断交”》的报道����,称该国总理索加瓦雷在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史密斯(Graeme Smith )的私下对话中����,已经对与台湾地区历时36年的“外交关系”给出了相当糟糕的评价����。

“老实说��� �,谈到经济和政治��� �,台湾对我们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 �,”在报道中披露的一段音频中��� �,索加瓦雷说道� �����。

所罗门群岛的经济长年因政局动荡及落后的基础建设而发展滞后����,目前所罗门群岛大约只有50%的人口有电可用����,长期以来一直依赖他国援助����。

尽管曾是台湾地区在太平洋的6个所谓“邦交国”之一���,但所罗门群岛最大的贸易伙伴却是中国大陆���,近年来双方在商业合作上的发展如火如荼�����。

胜选以来�������,索加瓦雷已经要求就与中国建交一事进行多次评估������。所罗门群岛政府的部分官员认为�������,转换阵营是双赢局面�������,与中国建交有助于这个岛国的发展�������,而现有的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资助也会继续存在������。

众目所瞩的南太岛国��。

位于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虽然人口稀少�����,却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具有地缘战略意义的港口�����,也是美洲与亚洲之间的一道海上边界����。

在二战期间����,这里曾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 �����。美国军队为了与日本士兵争夺现在所罗门群岛的首都霍尼亚拉所在地瓜达尔卡纳尔岛曾展开血战 �����。如今����,这里正在重新成为大国地缘战略竞争前沿 �����。对该地区长期关注的澳大利亚智库罗伊研究所上个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美国和澳大利亚均对所罗门群岛可能与中国建交非常关切 �����。

胡丹指出�����,由于所罗门特殊的地理位置(巴布亚新几内亚东侧�����,隔着所罗门海与巴新相望)和战略意义�����,该国一直在澳大利亚的外交版图中具有重要的意义����。2000年所罗门群岛政变后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队到达所国�����,直至和平协议的签署����。2003年澳大利亚霍华德政府应要求向所罗门群岛部署2000多人的维和部队�����,是二战后南太平洋出现的最大规模军事部署�����,直至2017年底����。

“无论是今年四月的总理选举�������,还是中企在所罗门群岛投资建设的增长�������,澳大利亚一直都在进行紧密的观察�������,这也反映出澳在其中所涉利益�������。”胡丹表示�������。

太平洋岛国经济规模小������,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短缺������。近年来������,由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用于经济发展对于太平洋岛国颇具吸引力������。《澳大利亚人》去年就曾报道������,所罗门群岛的政界人士和澳大利亚商业集团已经与中国投资者接洽������,以求在当地建造新的机场和维修设施������。这些动向也引起了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关注������。

今年5月澳大利亚大选后�,当选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就任后首次出访目的地就是所罗门群岛�,这也是2008年以来澳大利亚总理首次出访所罗门群岛� �����。

在莫里森出访前夕�����,他就澳大利亚的国家战略利益与太平洋地区的关系发表声明强调称�����,“太平洋地区是澳大利亚战略前瞻的中心和前沿����。”此次他选择在连任后将首次出访目标定为所罗门群岛�����,也凸显了在现今日益变化的太平洋局势中�����,澳当局将太平洋岛国视为其外交战略中心之一的重要性����。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在5月27日为莫里森出访铺路时说�����,“总理访问所罗门群岛绝对是对澳大利亚提升太平洋地区重要性的进一步巩固����。”����。

据《金融时报》报道�������,莫里森在访问所罗门群岛期间宣布�������,澳大利亚将向这个太平洋岛国提供逾1.73亿美元资金用于一系列项目的实施�������,为期10年��� 。该笔资金用于所罗门群岛当局投资最为必要的基础设施项目��� 。此外�������,澳大利亚还将帮助该国居民在澳找工作��� 。此前�������,澳大利亚还为所罗门群岛网络电缆的铺设提供资金��� 。

多年来�����,澳大利亚一直保持其对所罗门群岛的“经济援助”�����。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在澳今年的预算中增加了18%�����,跃升至9.6亿美元�����。澳大利亚近三分之一的对外援助预算都拨给了太平洋岛国�����。

胡丹认为����,所罗门群岛无疑在南太区域具有较重要的战略价值����,同时也是一些国家提出的所谓“印太”战略的重要部分:2018年12月����,美国将所罗门群岛纳入对外援助 ‘千年挑战公司’(MILLENNIUM CHANLLENGE CORPORATION简称MCC)入门计划体系��� ���。试图借此强调所罗门同区域内其他“民主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的伙伴关系��� ���。

“从战略意义来说� ��,美国和澳大利亚一直在试图拉拢所罗门� ��,是他们筹划中‘印太’的一部分� ��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中所建交是对它们的当头一击� �� 。”胡丹说� �� 。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