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山火扑救者:一根木头复燃山火 全队差点被包围

河内1分彩注册 2020年04月03日 20:01:00 阅读:98 评论:0

(原标题:对话西昌山火扑救者:一根木头复燃山火,全队差点被包围)。

新京报讯3月30日下午,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突发森林火灾,火势向泸山景区方向迅速蔓延,并逼近西昌市区。经过近70小时鏖战,昨日(4月2日)中午,四川西昌森林火灾明火被全部扑灭,转入清烟点、守余火、防复燃阶段。

余国海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林草局益门打火队的队员,参与了此次山火扑救任务。加入打火队9年,余国海坦言,这是他见过最大的山火。

他回忆,这次山火扑救过程中,一根被火腐蚀的木头滚落到山沟底部,一下把刚扑灭的沟底重新点燃,火焰蹿出四米多高。“幸好所有人在5秒内撤离到安全区,不然我们就要被山火包围了。”。

对话西昌山火扑救者:一根木头复燃山火,全队差点被包围

余国海和队友正在使用风力灭火机扑灭山火。受访者供图。

“这是我见过最大的山火”。

新京报:你们什么时间抵达西昌支援扑救山火?一共去了多少人?。

余国海:会理县林草局一共派了我们42人支援,3月30日晚上11点半从会理县出发,坐大巴开了180公里,凌晨4点半到西昌,4点50分就上山灭火了。主要在西昌市马道镇百花深沟景区扑救,离泸山十几公里,4月1日下午两点半转到泸山支援。

新京报:你们到达火场时,现场情况怎么样?。

余国海:31日凌晨我们到百花深沟的时候,天还没亮,山里火光很大,近距离不用手电筒都能看到周边的道路和杂物。

4月1日,我们转到泸山支援,山火很严重,最高的火焰能有七八米,这是我见过最大的山火。因为风向转变,1日白天山火从泸山西面烧到东面,当天晚上西面基本没有明火了。

昨天上午,明火已经全部扑灭,我们下山休整,当地街道办组织村民接替我们上山,清理烟灰和烧过的木头、根屑,防止复燃。

新京报:你们主要采取什么措施灭火?。

余国海:最主要的就是挖防火隔离带,要把隔离带区域可燃的杂草、木头全部清除。一般隔离带要挖五到八米,但如果山火特别大,隔离带也防不了。还有就是用风力灭火机扑灭火焰。

一根木头复燃山火,所有人5秒撤回安全区。

新京报:最近你们每天的作息状态什么样?。

余国海:这几天我们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五点前必须出发,要在太阳升起之前到达火场。因为早上的风最弱,灭火和铲隔离带都是最安全的,中午温度高,风向容易变,最危险。

我们全天都在灭火,基本都要晚上10点以后才能到住宿的地方。最晚的一次,夜里十二点才回到住处。

大家都明白,不把火扑灭是不可能返回的。队员之间也会互相鼓励。

新京报:这次救火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危险?。

余国海:31日早上9点左右,我们在百花深沟山林里铲隔离带。队伍分成两批,一批从沟底上山,我们从山顶下来,到相距200米的时候,一根被山火腐蚀的木头滚落到了沟底,一下子把刚扑灭的沟底又点燃了,底下的松树叶子一瞬间就烧没了,大火猛地冲上来,火焰有四米多高。

队员发现后,马上向下面大喊“赶紧撤离!底下山火上来了!”也就5秒钟,所有人就撤到了各自附近被火烧过的安全区域,刚过去山火就涌了上来。

现在想想也有后怕,那时整个山被火烧得很干燥,跑的时候都能听到身后木头的爆裂声。还好大家动作快,不然我们可能就被山火“包饺子”了。

新京报:救火过程中最担心出现什么情况?。

余国海:最担心的就是遇到悬崖陡壁,人过不去,没办法灭火。有时候还剩最后几十米就能彻底保证区域安全,但就因为一道悬崖峭壁前功尽弃,眼睁睁看着山火继续蔓延。

这次救火过程中也遇到了这种情况,所幸最后被悬崖隔着的那一小部分山火没有蔓延,自己灭了。

新京报:和你们一起救火的还有哪里来的队伍?队员们状态怎么样?。

余国海:主要是四川的队伍,有西昌、成都、乐山等地来的。大家精神状态都很积极,不管山多陡,也没见有一个人退缩。

对话西昌山火扑救者:一根木头复燃山火,全队差点被包围

西昌山林中正在燃烧的枯木。受访者供图。

牺牲的兄弟们“一路走好”。

新京报:这次救火过程中,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火专业扑火队有队员牺牲了,您知道这个消息吗?。

余国海:我们领队说了这个消息。很悲伤,听到消息大家都沉默了,这是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因为去年这个时候,在凉山州木里发生了同样的悲剧。对这些牺牲的兄弟,只能说一句“一路走好”。

我也担心会遇到一样的险情,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队员要保证自身安全,然后再去灭火,这是宗旨。

新京报:你觉得怎样才能预防这种悲剧再次发生?。

余国海:救火队员不管是救火还是铲隔离带,一定要提前安排好风向观察人员。我们在救火过程中,一直都设置一两名观察员,只要风向变动,我们就非常警惕,立即观察火焰的动向。

同时,队员要保持冷静,必须清楚自己需要多长时间能到达最近的安全区域。一旦遇到危险,身上的东西都可以扔下,要尽快撤离到安全区域。另外,后勤保障也要跟上。

新京报:这次救援过程中,保障物资充足吗?。

余国海:这次我们收到政府和社会各界非常多的支援,应该是我这几年遇到的保障最充足的一次。附近的酒店饭店为我们免费做饭,由志愿者送到半山腰。我们住的酒店、民宿都不收我们钱。周围老百姓看到我们也很热情,给我们送水和水果。

救火不光救人,看到动植物被烧死很心痛。

新京报:你参与救火多少年了?这份工作对你而言有怎样的意义?。

余国海:我今年34岁,今年是加入打火队的第9年。我觉得这份工作最大的意义是可以保护人的安全,也能保护动植物不被烧毁。

从事救火时间长了,每次看到动物植物被烧死会很心痛。这次山火烧伤、烧死了不少猴子,我们在救火过程中也遇到了。一只猴子被山火烧得奄奄一息,躺在山林里,看到我们过来也跑不动了。有队员把自己的矿泉水打开,放在了它身边。

新京报: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你们救援队有没有什么困难?。

余国海:目前没有什么困难,只要后勤有保障,我们安心救火就可以了。也希望各级部门一定要管控好野外用火。

新京报:接下来你们队伍有什么安排?。

余国海:暂时先休整一下,如果还有明火复燃,我们就再出动。如果观察一段时间没有火情了,就返回会理县。

评论

相关推荐